【德邦香港】 【德邦香港】 
【德邦香港】 
美元霸權與可能的金融戰
//www.CRNTT.com   2020-11-20 00:16:21


美元霸權一旦崩潰,美國霸權將不復存在。
  中評社╱題:美元霸權與可能的金融戰 作者:潘佳瑭(北京),高級經濟師,朝陽區經管站副站長

  美國看上去十分強大,但並非無懈可擊。美元霸權為美方帶來巨大利益,同時也是美國霸權的最大命門。美元、軍事、科技是美國霸權的三大支柱,美方軍事、科技實力獨冠全球,但它們均受益於美元霸權源源不斷的輸血。在中、美、歐組成的國際金融大三角關係中,中方立場至關重要。開弓沒有回頭箭,中方只要出手,無論是被動反擊,還是主動反攻,結果將是不可逆的,美元將喪失貨幣霸權。美元霸權一旦崩潰,美國霸權將不復存在。

  以1991年蘇聯解體為標誌,冷戰結束已將近30年,美國成為全球唯一超級大國,世界格局由兩極變為“一超多強”。近年來,隨着中美經濟總量差距不斷縮小,美方認為中國對其霸主地位構成最大挑戰,進而實施瘋狂打壓,中美關係進入1971年兩國進行外交接觸近50年來最糟糕的時期,而且還在不斷惡化。近期很多人關注的一個動向是,美方會否發動對華金融戰,如出現極端情形,對全球金融市場和中美力量消長有何影響?要正確回答上述問題,需釐清美元霸權和金融戰的幾個基本事實。

  一、美元霸權事關美國核心利益

  對任何一個國家而言,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均屬核心利益。美國亦如此,但美國核心利益絕不僅限於此,還包括獨有的美元霸權,這是超越任何國家主權且其他國家從未有過的超級經濟特權。

  美元霸權是美方對外實施掠奪、轉嫁危機的利器。1971年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脱鈎以來,美方不僅多次利用加息、縮表、做空外幣(如1992年做空英鎊,1997年做空泰銖)等方式在全球“薅羊毛”,直接引發拉美、東南亞、歐元區等多場重大金融危機,而且在本國經濟陷困時大量增發美元,對外輸出通脹,轉嫁危機。美元霸權更為美國帶來鉅額鑄幣税(鑄幣利差),1971-2019年美國對外貨物貿易逆差累計為17.9萬億美元,服務貿易順差累計為4.9萬億美元,總體貿易逆差高達13萬億美元,這相當於在長達49年的時間裏,美方僅靠印錢平均每天就從別國無償獲得價值7.3億美元的貨物和服務。受2020年新冠疫情衝擊,全球17個主要經濟體名義利率降至1870年以來近150年最低水平①,美國失業率、政府債務佔GDP的比重等指標與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期相近,但目前情況遠非當年那般糟糕,最重要的原因是美聯儲“不惜一切代價”實施無限量化寬鬆,增發數萬億美元用於救市或直接給民眾發錢。結果美股在一個月內發生四次熔斷後繼續走高,數百萬瀕臨倒閉的企業得以存活,受救助的數千萬民眾可以拿錢隨意購買各國商品。

  美元霸權還是支撐金融帝國、維持美國科技和軍事霸權的支柱。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淨外資流入國,美國經濟分析局(BEA)數據顯示,2020年6月底美國居民的海外金融資產總額為28.9萬億美元,負債總額為41.9萬億美元(不含美國政府債務),兩者之差(淨國際投資頭寸)為-13萬億美元,意味着各國對美淨輸入資金高達13萬億美元,這是美國股市、債市、匯市數年保持穩定和金融市場長期維持低利率的主因,促進了金融市場繁榮和科技企業發展。美元霸權同時為美方提供了瘋狂舉債的機會,截至2020年8月底,美國政府債務總額超過26.5萬億美元,相當於2019年美國GDP的120%以上,在保持美元幣值相對穩定的同時,不斷為聯邦政府和美軍輸血。

  可以説,美元霸權之於美國的重要性,不亞於阿拉斯加、夏威夷等領土主權的重要性,它給美方帶來的暴利在人類歷史上是空前絕後的,遠超當年“日不落帝國”英國稱霸百年從海外殖民地掠奪的全部利益。現行國際貨幣體系下的國際貿易,並非特朗普聲稱的全世界都在佔美國便宜、“中國剝削美國”、歐洲佔美國的便宜比中國還多、歐盟成立是為了“剝削美國”,而是美國利用美元霸權對全球各國進行赤裸裸的金融殖民和經濟掠奪。為了維護美元霸權,美國不惜對外發動大規模戰爭,1999年發動對南聯盟的軍事打擊,目的是削弱歐元的競爭力,2003年發動對伊拉克的軍事打擊,也是為了阻止石油貿易改用歐元結算。

  二、美方有發動金融戰的動機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憑藉勤勞智慧兼具的國民優勢和效率公平兼顧的制度優勢,經濟實現快速發展,綜合國力不斷增強。今天的中國是全球第二超大經濟體,2019年GDP為14.3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的67%,接近日本、德國、印度、英國4個經濟體GDP(在全球依次列第3、4、5、6位)的總和(14.6萬億美元);與此同時,中國科技、軍事實力和國際影響力與日俱增。在美方看來,不搞霸權的中國如果成為第一大經濟體,美元霸權必將被撼動,淪為老二的美國將難以繼續對各國實施金融殖民,至少很多歐洲、亞洲和拉美國家不會服氣,這是美方焦慮不安並把中國列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的根本原因。

  中國追求更好發展,無意謀求霸權,本身無可厚非。但美國視中國為戰略威脅,在戰略安全、經濟、科技、政治、意識形態等各領域不擇手段進行強力遏制、對抗或採取“脱鈎”的做法,企圖延緩乃至中斷中國和平發展進程。美方不僅加大對華軍事圍堵力度,推行“印太戰略”,在南海、台海、東海不斷挑起事端或公開挑釁,在涉疆、涉藏、涉港等問題上妄加指責和粗暴干涉,而且發動史無前例的貿易戰、科技戰、輿論戰、外交戰、規則戰等。2020年5-9月,特朗普先後四次公開表示“可以完全切斷與中國的關係”,聲稱保留完全“脱鈎”的政策選項,即使兩個經濟體不繼續做生意,美國也不會賠錢。美方對中國的戰略遏制不斷加碼,無所不用其極,後續極限施壓動作值得觀察和評估。

  金融戰是美方遏制對手的重要手段。除早年對日本用過的匯率戰之外,美方發動對華金融戰的可能方式主要還有三種:一是拒絕償付中方持有的美國國債,二是凍結或沒收中方在美資產,三是限制中資企業或金融機構使用美方主導的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支付結算系統②。相對來説,前兩種方式是強佔中方資產,不僅嚴重損害美國的國際信用,而且會受到中方強力反制;第三種方式是限制使用美元進行國際結算,若將中方完全排除在SWIFT之外,短期內將嚴重衝擊中國對外貿易,至少中美貿易無法正常進行,等同於兩國經濟完全“脱鈎”,堪稱摧毀中美經濟聯繫的超級核彈。此前,美方已先後將朝鮮、伊朗、委內瑞拉等國踢出SWIFT,限制俄羅斯部分企業使用SWIFT,針對中國石油旗下從事中伊(朗)石油結算業務的崑崙銀行,美方也切斷其與SWIFT的聯繫,給有關國家和機構開展業務帶來巨大困難。美方遏制中國的手段簡單粗暴,在現有手段均無法奏效的情況下,下一步有可能發動對華金融戰,限制中資企業或金融機構使用美元進行國際結算,甚至將中方完全排除在SWIFT之外。事實上,美國輿論場已經傳出“切斷中國或香港進入美元結算市場渠道”的聲音③。

 


【德邦香港】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德邦香港】 【德邦香港】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